Top |  Comic |  Event |  Fiction |  Goods |  Gallery |  Game |  Link 

【桃花源】第三部:貳拾貳之章‧歸途


  「老實說,我還真不甘心非得把你讓給五柳那傢伙。」胡老闆坐在廳前,看來似乎有些微醺。

  身穿白衣的少女將胡老闆手中的酒瓶一把奪走:「好了,爹爹,別大白天就喝醉了!」

  「我才沒醉哪!還來,妳這小妮子!」

  「不要!」

  東籬有趣地看著這對父女,胡老闆的女兒此刻嬌蠻的態度更顯可愛,他不禁看出了神,卻被某人的手刀從頸背劈了一記。

  「你在看哪裡啊?」

  「啊……沒──」

  五柳噘著嘴,不太高興地望了他一眼,隨即又將視線投到胡老闆身上。

  「我說老胡啊,你這個有女兒的傢伙沒資格跟人湊什麼熱鬧吧,別一天到頭就想動年輕小伙子的主意。」

  「呿!我要中意誰是我的事,跟女兒有什麼干係!」

  五柳沒好氣地白了一眼。「拜託,白白又不是你親生女兒。」

  「啊?」東籬抬頭望了五柳一眼。

  「就算不是親生的,女兒就是女兒,誰會對自己一手養大的女兒出手啊!這豈不亂了人倫!」

  「真好笑,精怪還跟人談人倫哩。」五柳雙手交抱,在東籬耳邊嘟嚷著。

  「噯!你說什麼!我可是聽到嘍!」胡老闆老大不高興地叫了起來。

  「爹爹,你別鬧了行不行!」少女叫道,並將酒瓶中的液體往胡老闆頭上直灌而下,把現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。

  「喂!妳做什麼啊妳!白浪費了好酒!」胡老闆尖叫起來。

  「天底下會被酒潑了一身溼還惦記著浪不浪費這種事的人,我看也只有爹爹你啦!你還想在這裡耗多久嘛!客棧裡還忙著哪!」

  胡老闆這才露出一副委屈的神情,「可是……可是我還想跟東籬多說上幾句嘛。」不知道為什麼,東籬覺得他此時看來就像是隻夾著尾巴的小狗狗。

  「胡老闆,你放心啦,」東籬說道。「我絕對不會忘記你的。」

  「真的嗎?」

  「真的。」

  胡老闆看來像是想衝過來直接把東籬抱住,但卻及時被拉住。

  「好啦,人家都這麼說了你還想做什麼啊?該回家囉,爹爹。」

  「唔……好吧,真的不可以忘了我喔,東籬!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東籬苦笑。

  「那麼,五柳先生,我們走了喔,希望下次還有機會見面。」白白有禮地說道。

  「嗯,不過若是妳爹的話就免了。」

  對於五柳這句不怎麼禮貌的話,白白卻像是被逗得很開心。「呵呵,這倒也是,」她轉向東籬:「再見囉,東籬小弟。」

  小弟?東籬聽到這稱呼有些愣住,但決定還是不要追究好了。「嗯……喔,再見。」他儘可能讓語氣聽起來比較真誠一點,並友善地笑了笑。

  伴隨著胡老闆漸行漸遠卻從未間斷過的道別聲,倆人目送著狐仙父女離去。

  「沒想到他們倆個是這種關係喔?」過了一會兒,東籬開口道。

  「本來就是,那個姓胡的只是嘴上不想承認罷了。」

  「對了,她為什麼叫我小弟?她看起來應該比我小吧?」

  五柳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:「你哥看起來還不是一樣比你小,別被外表給騙了,白白少說也有五百歲了吧。」

  「五……」東籬瞪大雙眼。

  「好了好了,道別的話都說過了嗎?」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,倆人不約而同抬頭往聲音的來處望去,只見老聃乘著青牛自天上飛來,而當青牛落地之時,老人身後的少年便立刻從牛背上跳下來。

  「想看的景色都看過了嗎?」東籬站起身來,雙手交抱。

  「嗯,對啊,」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。「雖然在這裡過得很辛苦,但現在一想到要回去原來的世界,還真有點捨不得……」

  「那要不要乾脆永遠在這裡住下來?」東籬惡作劇地笑道。

  「這……那個──」

  「好啦好啦,開玩笑的,老哥你根本想回去想得要死對吧,我不會強逼你的啦!」他一把拉住少年的手,然後轉頭望向身旁的五柳。

  「那,就這樣囉。」

  五柳這時的表情才稍稍牽動了一些。「嗯,知道了。」

  「別想我想得哭出來喔。」

  「怎麼可能啊。」

  東籬輕捏了捏五柳的手掌,最後才有些不捨地放開。

  「好,我們走吧。」他牽著少年打算乘上牛背。

  「等一下。」

  「啊?」東籬轉過頭來。

  五柳指了指他的口袋。「那個。」

  「啊,這個啊?」東籬自口袋中掏出他的手機,手機本身顯然是已經不能用了,但那個愚蠢的綠毛玩偶還牢牢掛在上頭。

  「哇靠,這東西怎麼還在啊!」東籬自己也嚇了一跳。

  「這東西……」五柳走到他面前,將那玩偶捏了捏。「可不可以給我?」

  「嗯?啊……好啊,如果你要的話……等喔。」

  花了一番工夫,他才終於將玩偶自手機上解下,但在交給五柳前他還是躊躇了一下。

  「有點髒耶,你真的要?」他問。

  五柳笑了笑:「沒關係,這樣跟你才像嘛。」

  「啊?什麼意思?」

  五柳將玩偶收了下來,並以手指輕推了他一下。「該走啦,別拖拖拉拉的,你是要你哥等多久啊?」
  「啊……喔。」

  他轉過身,跳上青牛的背脊,而老人與少年早已坐在上頭,不等他坐定,青牛便已飛離了地面。

  「我走囉──!」東籬對著站在地面的五柳叫道。

  「嗯。」五柳朝他微微揮了揮手,靜靜笑著。



  不久,他們在一處絕壁下降落,少年立刻下了牛背,但東籬還愣愣地望著周圍的景色。

  「怎麼了?」老聃問道。

  「這裡……是『龍門』吧?我來過這裡。」他跳下牛背,並抬頭望向那直達絕頂的巨瀑。

  然後他瞇了瞇眼。

  「那是什麼?」

  「嗯?」

  這時,少年也跑到東籬身邊,往東籬指的方向望去。

  老聃只看了一眼便笑了。

  「運氣真好,那可是躍過龍門的『化龍』呀,幾十年都還難見一次的。」

  東籬望著那天際的黑影,以這個距離他實在沒辦法看清楚那是什麼生物,但可以確定的是那東西有著細長的身體,並且相當巨大,就像一條映在雲中的巨蛇。

  「那就是龍啊……」東籬呆呆地仰望著。「跟傲霜居湖裡的那隻是一樣的吧?」

  老聃笑了笑:「可不一樣哪,傲霜居那兒的是『蛟』,和能在天上飛的龍相比呀,可是幼小多了。」

  「原來還有分啊……」東籬望著那道黑影,直到那完全消失在天際為止。

  「該走啦,瞧你不捨的。」老人說道。

  「我才沒有不捨哩,」他拉著少年往前方走去。「好了,現在我們要往哪邊走?」

  老聃指了指前方。「瞧,往那兒走就是了。」

  東籬望向前方,只見面前的絕壁是由兩道巨大的石壁倚靠在一起,中間是一道深不見底的通道,狹長而幽暗。

  他印象中之前是沒有這通道的。

  「噯……這個,之前就有嗎?」他轉頭問道。

  老人挑了挑眉。「沒有,之前沒這地方。」

  「那現在怎麼會……」

  「現在怎麼會有,這你應該比誰都清楚才是吧?」老人笑道。

  「啊……?」

  少年不解的望著東籬。「東籬,他在說什麼?」

  東籬沒有回答,只是往前走近到通道口,並伸手撫了撫石壁。

  「這也是你做的……對吧,阿嬴?」他低聲說道。

  這的確也是他的願望──他要將哥哥帶回原來的世界,讓一切照著原本的樣子走。

  所以,這地方說不定……也就只會出現那麼一次而已了。

  他轉過身來。

  「那好,我們走吧,哥!──老聃,阿青,謝謝你們囉!」

  老人微微致意,而少年走上前去,握住東籬的手。

  「東籬。」

  「嗯?」

  「你想……我回去之後,會不會適應不良?畢竟我都待在這裡這麼久了……而且外表一直都沒有長大……」

  「不要擔心啦,哥,我保證一切都會恢復原來的樣子。」

  「可是,你怎麼能肯定──」

  「哥,我不是都死過一次又回來了嗎,你覺得我還有什麼事辦不到的?安啦,相信我就對了。」

  少年這才露出笑容:「說得也是。」

  「等下走到裡面去的時候,別放開我的手喔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兩人走了進去,面對那無盡的幽暗深處。


〈續〉

本站圖文引用、轉載or衍生皆可,惟須註明出處,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