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|  Comic |  Event |  Fiction |  Goods |  Gallery |  Game |  Link 

【桃花源】第三部:末之章‧返鄉人


  「噯!小弟,你沒事吧!」

  東籬睜開眼睛,聞到一股潮溼的腐水氣味。

  這裡是……

  「小弟!你聽得到嗎?」

  他抬頭望向聲音的來處,只見圓形的天空邊緣有個男人探頭看著他。

  「唔……」他摸摸隱隱作痛的後腦杓,看來像是撞到頭了。

  「喂,你還好吧?起得來嗎?」

  「應該……吧……」他含糊地應了一句,並從地上爬起身來。

  「手給我,我看能不能把你拉上來。」

  他伸出手,男人有力的手一把拉住他,他腳下跟著一踏,一下子就被拉了上來。

  近晚的路燈下,他看見自己身上都髒兮兮的,制服也破了個大洞,他望向眼前的男子,從他身上的穿著看得出他是個警察。

  「嘖,要不是我剛好經過這裡,等下天完全黑一定沒人會注意到你掉下去啦,真是……修路的在幹什麼?開個洞在這邊也不標示一下……喔,你沒受傷吧,小弟?要不要送你去醫院?」

  東籬摸了摸後腦杓,又稍微看了看自己身上。「……應該沒有吧。」

  警察先生朝他的制服瞟了一眼:「喔,原來你是附近高中的學生啊,沒事就好,早點回家吧。」

  「……嗯。」

  「噯,你真的沒事吧?看你整個人傻傻的。」

  「沒事啦……唔,謝謝你拉我出來。」

  警察搖搖手。「噯,沒什麼好謝的啦,早點回去喔,年輕人不要晚上了還在外面晃。」

  「嗯,那……掰掰。」

  「喔,慢慢走嘿,別又摔到哪個洞裡去啦。」

  東籬慢慢地往回家的路走去。



  走在回家的路上,他突然覺得有種很熟悉卻又很不踏實的感覺,彷彿此時此地才是另一個不屬於他的世界,他抬頭看見遠空的晚霞,晚霞漫天遍紅地抹在這城市水泥建築林立的背後,有那麼一刻,他對這一幕感到陌生,這麼美的天空真也是他過去生活中的一部份?還是這世界也感染了另外一個世界的一部份?

  他在想什麼啊,這樣的天空明明過去也出現過無數次了不是嗎?只不過是他從沒在意過罷了。

  原來這個世界,也有跟那個世界一樣美麗的東西……這麼一想,就突然讓他的心情變得很好。

  現在已經距離放學時間很久,不過街上還是有不少行人,他刻意繞到比較偏僻的小巷,不是為了避免路人對他又破又髒的穿著投來異樣的眼光,而是他想好好獨享這天色久一點點,而他也第一次知道,原來晚霞的美麗只能持續這麼一下下,當他還沒走到家門口時,漫天紅霞的天色就已經吝嗇地收回去了,只留下陰沉卻帶著餘韻的殘雲,以及旋即便會吞噬一切的待降夜幕。

  他身上沒背著書包,也沒錢包,當然也沒帶著鑰匙,這個時間家裡還沒人已經下班回家,他只好托著腮,百無聊賴地坐在公寓門前的階梯上。

  「耶?你坐在這裡幹麼?」

 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,他抬頭一看,一個身形明顯比他高上許多的人正站在他眼前,手裡還提著一個公事包。

  「哥?是你嗎?」

  那人聽到這話明顯露出了不解的神情。「廢話,不是我會是誰啊?咦?你怎麼搞的,衣服破成這樣?」

  東籬沒回答,只是坐在那裡上下打量了一下對方,眼前的這個人很明顯年紀比他大,身高也比他高,不過那張年輕的臉仍與記憶中的那個少年十分吻合,只是成熟了點,也多了幾分世故。

  「你幹麼那樣盯著我看?」

  「老哥。」

  「啥?」

  東籬站起身來,張開雙臂。「抱一下好嗎?」

  「你神經病啊,讓開,我要開門。」



  洗過澡之後,東籬換上了乾淨的衣物,並把口袋裡的東西都拿出來,擦乾淨之後放在書桌上,那張雙層上下鋪的床仍然佔據在他的房間裡,只是原來睡在上層的人已不再睡這個房間。

  「那你明天怎麼辦?」東籬的哥哥站在房間門口,頭髮因為剛剛洗過而有些溼淋淋的。

  「先穿冬季制服囉。」東籬想也不想的回道。

  「我想也是,你明天到學校再去買件新制服吧,合作社應該有在賣吧?」

  「不知道,我到時再看看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東籬看了他一眼,覺得他好像沒有想回房間的打算。

  「你晚上要吃什麼?」

  「隨便……都可以啦。」

  「對了……你書包跟錢包哪去了?」

  東籬聳聳肩。「大概忘在冰果店了,沒差啦,明天早上上學的時候我順便去店裡問就好了。」

  聽到這話,他長長地吐了口氣。「拜託,冰果店有那麼早開嗎?算了,我等下順便繞去那邊幫你問好了。」

  「你要去哪?買晚餐喔?」

  「廢話,你不是摔到洞裡嗎?難道我還會叫你去跑腿喔,我是那種人嗎?」

  「哥,我說真的……」

  「什麼?」

  「還是抱一下吧。」

  「你發什麼神經啊。」



  老哥出門後,他拉了椅子在書桌前坐下,並檢視著那支從他口袋裡拿出來的手機。

  他一度認為那只是一場夢。

  也許他只是摔到施工不善的坑洞裡,在撞到頭昏過去的期間作了一場長夢,夢裡,他不是勇者,只是一著棋,而夢的外面,有某個意志要他完成這場棋局。

  然後他把任務解完後,就醒了。

  說不定那個意志就只存在於他腦中也說不定,天道什麼的……也許都只是他潛意識下的假想,幻夢中的設定。

  他的哥哥沒有在他小時候無故失蹤,而是老老實實地上學、畢業、出社會,當他在門口看見哥哥的模樣時,那個少年的形象也突然變得像是很不確定的存在,像是在夢中出現過的人物,有所印象卻不很確實,事實上,他記得從小到大老哥上過的學校、幹過的蠢事、還有他們一起在「這個世界」生活的種種記憶,而那些記憶之所以存在的前提,就是「那個世界」並沒有真的存在過,老哥也根本沒有去過那裡,沒有將多年來的人生虛耗在那個地方。

  如果哥哥真的曾是那個少年──那個東籬在「另一邊」遇見的少年,那麼這邊的這個「哥哥」根本就無法構成「真正的存在」──當然,他無疑真實地存在於這裡,只是那些屬於「這裡」的生活記憶一定是突然被捏造出來的。

  他還記得,哥哥──那個少年的願望,就是在「這裡」平凡地活下去,因為他不屬於「那裡」,那裡沒有給他的時間,所以他在那裡不會長大,外表也不會改變,儘管那邊的時間一樣在流逝,但卻無法將他失去的時間還給他,哥哥的願望,就是把他活在「那個世界」裡的那段空白拿回來。

  這種事怎麼可能辦得到啊……

  果然還是一場夢而已。

  他望向掌中的那支手機,手機的外觀有著相當嚴重的損壞,不但早浸了水,還已經有多處破損了,整支手機像是歷經過什麼大災難一樣。

  而且,上面掛著的玩偶吊飾也已經不見了。

  這並不代表什麼,他告訴自己,手機吊飾這種東西,有可能在沒注意的時候掉在任何地方,他曾經整個人摔進不淺的坑洞裡,而且他被救上來時也沒有想到要檢查手機,說不定他的《長江七號》這會兒還躺在那個洞裡。

  但他當然不會特地去確認就是了。

  也許他真的想相信那隻綠毛娃娃此時正在某個重要的人手中,而且還是他親手交給他的。

  他想要相信這一點。

  而且他覺得,只要一直相信下去,那就會是真的。

  他將已經不能用的手機妥善地收進抽屜裡,而在同一時間,他也聽見了老哥回來的聲音。

  「喂──我順便把你的書包找回來啦!」

  「喔──」

  他最後一眼望向抽屜深處。

  只要相信的話……

  他走了出去。


〈完〉

本站圖文引用、轉載or衍生皆可,惟須註明出處,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