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|  Comic |  Event |  Fiction |  Goods |  Gallery |  Game |  Link 

【幽光】第六章‧歪曲


  當初第一個發現那地方的人是亞柏,然後,他隨後也發現了那地方,之後,那地方就成了他們的秘密場所。

  其實那地方若說是他們倆人一起發現的也不為過,因為亞柏發現那地方時,他就在亞柏身邊。

  那個時候,亞柏說這地方是只屬於他們倆的秘密,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。

  所以當莉茲問起時,他什麼也沒講。

  就算莉茲對他生氣也不說。

  因為那是只屬於他跟亞柏──他們男孩子的地盤,亞柏這麼說過的,所以他當然不可以把那地方告訴其他人,就算是莉茲也一樣。

  可是亞柏卻把莉茲帶來了。

  他說,莉茲會不高興,說不定還會哭,所以他就只好告訴她了。

  亞柏說,他不想讓莉茲討厭他。

  可是這是犯規,明明就約定好不可以告訴任何人的。

  這樣一來,他當初死都不告訴莉茲又是為了什麼?

  他自始至終都保守秘密,但亞柏這樣隨隨便便就告訴了別人,這算什麼?

  亞柏說,有什麼關係,莉茲又不是別人,而且她也不會說出去。

  但根本就不是那種問題,一開始就不是,亞柏根本搞不清楚狀況。

  那地方明明就是他們一起發現的。

  你很小氣,亞柏說。又不是你先發現的,不要鬧彆扭好不好。

  他才不是小氣。

  他才不是鬧彆扭。

  亞柏老是仗著自己年紀比他大,就裝出一副老大哥的樣子。

  而且他老是護著莉茲。

  因為莉茲年紀最小,又是女孩子。

  亞柏老是說,因為她是女孩子,所以要讓著她。

  他說這叫騎士精神。

  騙子,誰不知道你根本就喜歡她。

  要是換作其他女生,亞柏還會對人家那麼好嗎?他常那麼猜想,但他從來就沒有印證的機會,因為他們身邊的女生,一直都只有莉茲而已。

  而自從莉茲也知道這個秘密場所後,每次亞柏都會帶著她來,而且玩什麼都要特別顧慮她,只能玩莉茲喜歡的遊戲,因為她年紀最小,因為她是女孩子──但他知道,之所以每次都得顧慮她只是因為她是莉茲,是亞柏最喜歡的莉茲。

  因為亞柏是年紀最大的孩子,而且又是第一個發現這個秘密場所的人,所以什麼都得聽他的,但亞柏又只聽莉茲的。

  不管玩什麼,亞柏都只會對莉茲放水,這根本就不公平。

  但亞柏只聽莉茲的,所以他說什麼亞柏都不會理他。

  只要有莉茲在場,就一點都不好玩,她既不會爬樹,也不會玩騎馬打仗,只會摘花,跟她的洋娃娃假裝喝下午茶,只要稍微不理她,她就生氣,稍微不小心撞到她,她就哭,然後亞柏又開始想逗她開心,那模樣真是蠢斃了。

  他討厭莉茲,真的很討厭。

  可是每次她都硬要跟來。

  明明亞柏也覺得莉茲喜歡的遊戲很無聊,可是卻還是陪她一起玩,陪她去摘花、作花環、手圈、跟洋娃娃講話,他覺得亞柏真的是瘋了,為什麼他就是不明講他也覺得很無聊呢?明明唯一覺得好玩的人只有莉茲,為什麼每次都還是要讓她來?亞柏明明也很想跟他一起玩男孩子的遊戲,可是就因為莉茲,所以他們每次都只能玩一堆愚蠢至極的遊戲。

  明明只要亞柏說他也覺得很無聊,就可以把莉茲趕走了。

  可是亞柏不會那樣說,因為他喜歡莉茲,他什麼都都會聽她的。

  他討厭莉茲,可是他更討厭喜歡著莉茲的亞柏。

  那樣的亞柏根本就不對勁,而且莫名其妙到了極點。

  明明平常只要莉茲不在,亞柏就很正常,是他喜歡一起玩的那個亞柏。

  但莉茲一出現,那個亞柏就不見了。

  甚至還會兇他,說他對莉茲太壞。

  不對她壞,她怎麼會知道他討厭她,怎麼會知道她不該來這裡?

  她又不是男孩子,不是他們的哥兒們。

  她怎麼可以來?

  怎麼可以把她那些愚蠢的洋娃娃和花圈帶到這裡來?

  然後亞柏生氣了,亞柏打了他。

  你對莉茲那麼壞,你不要再來了。亞柏說。

  他怎麼可以這樣?

  那個地方明明最早是他們一起發現的,他怎麼可以把他趕出來?

  那才不是我們一起發現的,第一個發現的人是我,是我告訴你,你才知道的。

  不對,根本就不是那樣,才不是那樣。

  回去,不要再來了,你老是欺負莉茲,我不想讓你再來了。

  他哭了起來,像個女孩子一樣地哭,停也停不下來。

  他知道莉茲就在旁邊看,他知道男孩子哭很丟臉,可是他就是沒辦法停止。

  明明亞柏知道他才是對的。

  明明規則一開始都訂好了,可是就因為莉茲的出現,所以什麼都變了,什麼都改掉了,只要是莉茲,什麼規則都可以無視,因為她是女孩子,因為她年紀最小,因為亞柏對她偏心,所以她什麼都可以例外,什麼都可以不必遵守。

  明明唯一遵守規則的只有他一個人。

  亞柏憑什麼把他趕出去?

  不要趕我走,你不可以趕我走。

  該走的是莉茲才對,一直一直都只有她。

  但亞柏只是更生氣,更不准他哭。

  你不要罵他啦,他都哭了。莉茲這樣說。

  不需要妳這麼說,我才不需要妳可憐我。

  然後他一個人走掉,一個人回去那座宅邸。

  但他們還在那裡,一起玩那些愚蠢的扮家家酒。

  他知道亞柏不喜歡那種女孩子氣的遊戲,可是因為是跟莉茲一起玩,所以他還是會玩得很開心。

  只要是跟喜歡的朋友一起玩,什麼無聊的遊戲都會變得很好玩。

  但就算是有亞柏在,他也還是沒辦法陪莉茲玩那些蠢遊戲。

  因為他知道亞柏只想跟莉茲一起玩。

  就算莉茲會玩騎馬打仗,就算她不會動不動就哭,就算她不會帶著她的洋娃娃一起來,他還是會討厭她。

  因為只要有莉茲在,亞柏就不會理他。

  他一直哭,哭到家門口還在哭,大人們問他怎麼了,他怎樣就是不肯說。

  他才不要告訴他們,他哭是因為亞柏不跟他玩。

  那樣大人一定會笑他,笑他太小孩子氣,笑他太不像男孩子。

  可是莉茲一哭,所有人都會順著她。

  因為她是女孩子,沒有人會怪她像女孩子一樣哭。

  沒有人會要求她「像個男孩子一點」。

  如果他跟莉茲對調就好了。

  他一點都不想當萊斯特‧格蘭迪這個人。

  因為亞柏討厭萊斯特。

  亞柏喜歡莉茲。

  亞柏永遠也不會像喜歡莉茲那樣地喜歡萊斯特。

  他討厭莉茲。

  他討厭亞柏。

  他討厭萊斯特。

  那天,他哭著睡著。

  第二天,他又來到那個秘密場所,雖然亞柏不准他來,但他還是來了。

  他想跟亞柏、跟莉茲道歉,他希望他們原諒他,讓他能再跟他們一起玩。

  他不想要亞柏討厭他,所以他非得跟莉茲道歉,非得陪她玩那些無聊的遊戲。

  非得假裝自己很喜歡莉茲。

  這樣亞柏才不會趕他走。

  但當他到了那裡,卻發現那裡只有亞柏一個人。

  我就知道你會來。他說。

  莉茲呢?他問亞柏。

  亞柏笑著搖搖頭,他覺得那笑容有點奇怪,但他說不上哪裡怪。

  我沒找她來。亞柏說。

  為什麼?你不是每次都會找她嗎?他問。

  你想要她來嗎?

  他想了想,然後搖了搖頭。

  亞柏又笑了,我知道你很討厭她,所以才不找她的。他說。

  既然知道,那為什麼當初還要告訴她這個地方?不說不就沒事了。

  亞柏聳聳肩,我怎麼知道?那又不是我的意思。

  明明是你帶她來的。

  那不是我,那只是一個長得跟我很像的人。


  他不懂亞柏在說什麼,不過反正他也不想跟亞柏吵。

  能再像以前一樣跟亞柏一起玩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這天,亞柏一次也沒有提起莉茲的名字,以往就算是莉茲不在時,他也會有意無意提到莉茲,可是這天他提都沒提過。

  很奇怪,跟平常的亞柏一點也不像。

  亞柏說,這才是真正的他,平常那個老跟在女孩子屁股後面的亞柏是假的,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亞柏。

  真正的亞柏喜歡跟萊斯特一起玩,不喜歡莉茲。

  你好奇怪,他對亞柏說,你今天說的話我一句也聽不懂。

  你不需要懂,亞柏說,但他看起來並沒有生氣,因為他在笑。你只要知道,平常那個亞柏是假的就好了,現在這個喜歡跟你在一起的亞柏才是真的。

  那你平常為什麼要假裝呢?你為什麼要假裝你喜歡莉茲?

  那不算假裝,
他說,那個假的亞柏是真的喜歡莉茲,他喜歡她的心情並不是假的,只是那個喜歡莉茲的人並不是真的亞柏而已。

  假的亞柏平常都把真的亞柏藏起來,真的亞柏只能趁假的亞柏睡著時出來跟萊斯特一起玩。


  他皺起眉頭,我被搞糊塗了,明明不管哪個亞柏都是真的。

  那我問你,平常的亞柏會這樣做嗎?


  亞柏摟著他的肩膀,嘴唇在他額頭上輕啄一下,發出很細小的啾一聲。

  他的臉紅了,但他沒有把亞柏推開。

  平常的亞柏不會這樣做。

  你現在相信了嗎?他點點頭,他不敢看亞柏的眼睛,但他知道亞柏看著他。

  真正的亞柏最喜歡萊斯特了,亞柏說,可是如果讓別人發現真正的亞柏,他們一定會把他趕出去。

  要保密喔。


  他點點頭,就算撕破他的嘴,他也不會說出去。

  然後亞柏牽著他的手,問他想玩什麼,他今天一整天都會陪他玩。

  那天他好快樂。

  因為那一整天亞柏只屬於他,不屬於莉茲。

  雖然那天的亞柏感覺有點奇怪,甚至……有一點點可怕,可是,他並不討厭那樣的亞柏。

  他一直希望那樣的亞柏能夠再出現,像那天一樣陪他玩。

  可是那個亞柏沒有再出現過。

  那天過後,亞柏又恢復成那個喜歡莉茲的亞柏,那個討人厭的亞柏。

  那個亞柏是假的。他記得那天亞柏曾這麼說過,可是他不太相信──或者該說,他不敢相信。

  之後,他跑去問亞柏那天的事,可是亞柏說他那天根本就沒有去那裡。

  你一定是作夢夢到的。他說。

  聽到亞柏這麼說,他也只好把之後想問的話又吞回去。

  他不敢告訴亞柏,說他那天親過他的額頭。

  這個亞柏根本就不知道那天發生的事,所以他不敢說。

  但他也不能確定那天的那個亞柏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  如果你再出現一次,我就相信你是真的。他暗自這麼決定。

  可是時間一天天過去,那個亞柏始終沒有再出現過。

  那只是夢,他開始這麼相信。

  亞柏怎麼可能會親他的額頭呢?亞柏最喜歡的一直都是莉茲,這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嗎?

  亞柏才不會像對待女孩子那樣地摟著他。

  因為亞柏最討厭像個娘娘腔一樣,每次他哭,亞柏就會生氣,說他太沒有男子氣概,說他動不動就哭。

  可是莉茲一哭,他就會好言好氣地安撫她。

  他沒有再見過那個只對他一個人好的亞柏。

  儘管他每次去那裡,都期待能再見到只有亞柏一個人待在那裡。

  他會問他莉茲呢?然後亞柏會笑著告訴他,他沒找她來。

  但他每一次去,都一定會看到亞柏和莉茲待在那裡,正在玩愚蠢的扮家家酒,假裝跟洋娃娃一起喝下午茶。

  而他也只好順著莉茲陪她玩那些愚蠢的遊戲,因為他不希望亞柏再把他趕出去。

  他就這樣一直假裝對莉茲好,假裝自己也很喜歡莉茲,假裝到他真的以為自己喜歡莉茲為止。

  他以為這樣亞柏就再也不會討厭他。

  直到有一天,他發現莉茲的眼中只有他一個人,發現莉茲不再喜歡和亞柏一起玩,而比較喜歡黏在他的身邊。

  他知道亞柏再也不會趕他走了。

  因為如果他不在,莉茲也不會來。

  亞柏沒有變得喜歡他,反而更討厭他了。

  因為亞柏最喜歡的莉茲喜歡上了萊斯特。

  他不能對莉茲說他根本不喜歡她,因為那樣莉茲會傷心,而亞柏要是知道他再讓莉茲傷心,他就一定會再被亞柏趕出那個地方。

  他不想離開那個地方。

  他不想離開那個他和亞柏一起發現的地方。

  他不想要只有莉茲跟亞柏一起待在那裡。

  所以他繼續假裝自己喜歡莉茲,假裝到他真的相信自己喜歡莉茲為止。

  他可以繼續假裝下去,只要亞柏還願意讓他待在身邊的話。

  多久都可以。

  只要別趕他走。

  然後,有一天,亞柏告訴他,他要走了。

  亞柏自己離開了那個他們一起發現的地方。

  把莉茲和他留在那裡。

  可是亞柏不在了還有什麼意思。

  該走的不是你,是莉茲才對。他好想這麼說。

  但那樣亞柏又會生氣,亞柏會氣他怎麼可以對莉茲這麼壞。

  他不想看到亞柏生氣。

  他知道亞柏應該對他生氣,因為他根本就沒有這麼喜歡莉茲。

  他根本沒有像亞柏那樣那麼地喜歡莉茲。

  可是他該坦白嗎?

  坦白,讓亞柏對他生氣,然後把莉茲送給他嗎?

  他不要。

  他不想看到亞柏跟莉茲在一起。

  就繼續假裝吧。

  這次只是從假裝喜歡換成假裝愛上而已,應該不會有太大差別的。

  他會是一個好丈夫,他辦得到的。

  雖然他心底深處還是有一點點想要再見到那天的亞柏一面。

  可是他沒有聽到他的呼喚,他沒有再出現。

  他不會再出現了。

  現在再等下去還有什麼意義。

  反正連這個亞柏都要走了。

  而且他不會再回來了。

  該死心了。

  雖然這麼做很對不起莉茲。

  但一切也都是她害的。

  如果沒有她,亞柏就不會恨他,也不會害他非這樣假裝下去不可。

  如果沒有莉茲就好了。

  這樣他和亞柏到現在還會是好朋友。

  他們還是可以在那個秘密場所一起玩,像以前一樣。

  如果有人能夠幫他把莉茲趕走就好了。

  如果莉茲能夠被誰抓走就好了。

  如果莉茲再也不要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就好了。

  他一直一直都假裝自己喜歡莉茲,不管誰來看,都一定會認為在這個世界上,他最喜歡的人就是莉茲。

  但他恨死莉茲了。

  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女人,都不會讓他像恨莉茲那樣地痛恨。

  他只是偽裝得很好而已。

  他從來就不問自己到底喜不喜歡莉茲。

  他沒必要問。

  也沒必要知道答案。

  一旦他意識到自己對莉茲真正的感覺,他就沒有辦法再假裝下去,所以他從來不踏足自己心底的那塊陰影。

  他假裝那從不存在。

  他愛莉茲,當她這麼問起時,他會這麼回答,並對她露出一個友善的笑容。

  反正她總是可以將他的任何表情解釋成愛情的訊息。

  他已經習慣了,所以他根本不會意識到自己在說謊。

  他假裝到連自己都忘了那是假裝。

  只要沒有人提醒他,他就不會記起來那只是假裝。

  當所有人都認為他是真心愛著她時,就連說謊者本人也會真的被自己的謊言所欺騙。

  不會有人提醒他的,因為不會有人發現。

  只要亞柏不再出現在他眼前,只要亞柏只存在於偶一為之的書信往來中,只要亞柏變得不再真實,那麼他就會永遠甘於活在謊言之中。

  一切都會沒事的。

  只要沒有人提醒他就好了。

  只要沒有人發現就好了。


To Be Continued......

本站圖文引用、轉載or衍生皆可,惟須註明出處,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