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|  Comic |  Event |  Fiction |  Goods |  Gallery |  Game |  Link 

【幽光】第九章‧彌留


  他奔過長廊,然後遇見了那個戴面具的男人。

  男人像是已經等待多時,幽幽地佇立在牆角,並恭敬地向他行禮。

  你一定很想知道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吧?男人說道。

  「不,我一點也不想知道,」他拔出腰間的劍,指向男人的心口。「我唯一知道的,就是我必須殺了你。」

  男人怪異地笑了起來。你就算在這裡殺了我也沒有用的,因為心臟現在並不在我這裡。

  他輕輕地將胸口撥開,裡頭黑暗一片,什麼也沒有。

  「心臟在哪裡?」

 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?告訴你,然後讓你去毀了它嗎?

  萊斯特緊咬下唇,他知道自己無法對付眼前這個老奸巨猾的男人。

  男人揚揚手。願不願意,聽我說個故事?

  「我沒空聽你說什麼故事!我還得去救莉茲──」

  男人像是完全沒聽到他的回答般,逕自說了下去:很久很久以前,有個男人愛上了一個美麗的女孩,但女孩卻已經與這個男人的好友訂下了婚約,男人百般不願見到他心愛的女孩嫁給別人,於是,他向這座古堡許了一個願:他希望他的好友能永遠消失。

  萊斯特怔怔然地望著眼前的男人。

  古堡答應了他的願望,但唯一的條件是,古堡需要一顆年輕的心臟,男人答應了,他允諾會將好友的心臟獻給古堡。

  而後,男人誘騙他的好友來到這裡,儘管他一度動搖了,但他仍不敵他內心的黑暗,最後,古堡得到了他好友的心臟,實現了男人的願望,之後,男人順利地娶了他心愛的女孩,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。


  「胡扯……這種事……」

  戴面具的男人揚起手,表示他還沒有說完。後來,男人的妻子為他生下了一個男孩,但不幸的是,男人的妻子不久後便過世了,男人為此極度傷心,並開始懷疑這是上天給他的報應,之後,罪惡感驅使著他找到了他當年好友的兒子,他收養了他,並對他視如己出,好彌補他當年對他父親所犯下的錯。

 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,這個男孩卻愛上了他兒子的未婚妻──就如同當年的他一樣。

  於是有一天,男孩來到了這裡,向這座古堡許了願。

  他希望那個女孩永遠消失,這樣他就不會那麼痛苦了。


  「什──」

  你相不相信都無所謂,總之他的願望的確是如此……那個名叫亞柏的男人,的確向這座古堡許下了這個願望。

  「不可能!亞柏怎麼可能會那麼想!他明明──明明那麼地重視莉茲……」

  許下這個願望的人,並不是你所認識的那個男人,而是……另外一個亞柏。

  「……什麼意思?」

  你明明見過他的,不是嗎?戴面具的男人輕輕笑了起來。

  「我根本就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!」

  他輕輕地搖了搖頭。那個名叫亞柏的男人希望能找到那個女孩,卻又不希望找到她,他的心已經混亂了,難道你還不懂嗎?

  「你到底想要我怎麼做?你告訴我這些……到底有什麼意圖?」

  向我許願吧,萊斯特。

  「咦……」

  那個男人已經分不清他最想實現的願望是什麼了,可是你不一樣,你心裡很清楚你的願望是什麼,不是嗎?

  「我……我根本不懂你在說什麼!」

  告訴我你真正的願望吧,反正,你根本打從一開始就不想救那個女孩吧。

  「胡扯──」他舉起劍,指向男人的咽喉。「我沒必要聽你在這裡胡說八道,快告訴我,莉茲在哪裡?」

  這是一個會反映人心的地方,如果你真想找到她的話,早就該找到了。

  「少跟我胡扯!她在哪裡?」

  向我許願,然後挖出她的心臟吧。

  「住口!」他一劍朝男人刺去,但男人卻在一瞬間化為深紫色的煙霧,並散了開來。

  耳邊傳來小丑戲謔的笑聲,不久,連那笑聲也消失的無影無蹤,留下他一人獨自站在黑暗裡。

  亞柏怎麼可能會想要莉茲死。

  這太瘋狂了,亞柏不是那種人。

  可是剛才的那個男人確實想要跟他談條件。

  如果他稍早遇見的那個鬼魂所言不假,那麼維繫這座古堡的條件,確實就是需要人的心臟才行,倘若真如那鬼魂所說,如今那顆維繫古堡的心臟已經逐漸衰弱了,那麼,那個戴面具的男人肯定會急於尋找新的心臟,也正因為如此,那男人才會事先來這裡等他,還料到他已經知道心臟的事,所以特地先將心臟藏到別的地方去……

  可是若真如此的話,他也就不得不相信這座城果真是亞柏所呼喚出來的。

  他實在不願相信亞柏會這麼做。

  他想起那個男人剛剛對他說的故事,如果那是真的,那也就表示父親過去真的對亞柏的父親做過那樣的事。

  他已經不知道該相信什麼了。

  就連他自己的心,都彷彿隨時會背叛他一樣。

  他真的想要找到莉茲嗎?

  他不確定,他真的不確定。

  他很想見亞柏,並向他問個清楚。

  可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問。

  見到亞柏的話,他應該跟他說什麼,他心裡一點兒底都沒有。

  亞柏對莉茲用情那麼深,他怎麼能問他是不是真想置莉茲於死地。

  更何況,亞柏已經不再當他是朋友了。

  想到這裡,一股酸楚便湧上他的胸口,他不知道這感覺是怎麼回事,只知道那實在很難受,像是有人正扯著他的心臟,並將它撕碎成一片一片。

  為什麼?

  黑暗中他撫上自己的胸口,輕喘著氣。

  為什麼只要牽涉到亞柏,他就會那麼難受?

  不。

  別問。

  別去想。


  他腦中一片混亂,有個聲音在他腦中瘋狂地尖叫著,要他別去碰觸那埋藏在最深處的東西。

  但他阻止不了自己想去挖掘的念頭。

  別碰。

  別去碰它。

  別將那東西挖出來。


  他想開口,卻感到喉頭一陣乾澀。

  別說。

  視線一陣模糊,有什麼湧上了他的眼眶。

  別說出口。

  「我……」

  一股酸澀充斥在他的鼻腔。

  「我……愛著……亞柏?」

  他瞪視著黑暗,不敢相信自己剛剛說了什麼。

  你對莉茲那麼壞,你不要再來了。

  回去,不要再來了,你老是欺負莉茲,我不想讓你再來了。

  不要趕我走,你不可以趕我走。

  你不要罵他啦,他都哭了。

  不需要妳這麼說,我才不需要妳可憐我。


  他撫著額頭,跌坐在牆邊。

  我就知道你會來。

  莉茲呢?

  我沒找她來。

  為什麼?你不是每次都會找她嗎?

  你想要她來嗎?

  我知道你很討厭她,所以才不找她的。

  既然知道,那為什麼當初還要告訴她這個地方?不說不就沒事了。

  我怎麼知道?那又不是我的意思。

  明明是你帶她來的。

  那不是我,那只是一個長得跟我很像的人。

  你好奇怪,你今天說的話我一句也聽不懂。

  你不需要懂,你只要知道,平常那個亞柏是假的就好了,現在這個喜歡跟你在一起的亞柏才是真的。

  那你平常為什麼要假裝呢?你為什麼要假裝你喜歡莉茲?

  那不算假裝,那個假的亞柏是真的喜歡莉茲,他喜歡她的心情並不是假的,只是那個喜歡莉茲的人並不是真的亞柏而已。

  假的亞柏平常都把真的亞柏藏起來,真的亞柏只能趁假的亞柏睡著時出來跟萊斯特一起玩。

  我被搞糊塗了,明明不管哪個亞柏都是真的。

  那我問你,平常的亞柏會這樣做嗎?


  「不……我一點也不想……別讓我想起來──不──」

  你現在相信了嗎?

  真正的亞柏最喜歡萊斯特了,可是如果讓別人發現真正的亞柏,他們一定會把他趕出去。

  要保密喔。


  他抱著頭,蜷縮在角落裡。

  你明明見過他的,不是嗎?

  向古堡許願的,就是那個亞柏嗎?

  就是那個他早已以為不存在的亞柏嗎?

  那個亞柏說過,他最喜歡的人就是萊斯特。

  就是因為這樣,所以他才會許願讓莉茲消失?

  他感覺到自己在顫抖著。

  如果莉茲消失,那他跟亞柏是不是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?

  他猛力搖頭,想將這瘋狂的想法甩開。

  他怎麼可以這麼想?他不是決定放棄,決定要和莉茲攜手過一輩子了嗎?事到如今,他怎麼可以還有這種念頭……

  可是,如果亞柏也想要和他在一起的話──

  不,他不能這麼做,就算那樣,他還是必須拒絕這一切,他是格蘭迪家唯一的繼承人,他有他的責任得承擔,不能因為自己的自私而讓整個家族顏面掃地。

  可是。

  他好想見那個亞柏一面。

  他知道自己自從那天以後,就一直在等他。

  但那個亞柏想讓莉茲死。

  再怎麼說,莉茲都是無辜的,他無論如何都不能認同亞柏的行為。

  可是,也正因為莉茲的無辜,所以他更沒有理由跟亞柏在一起,莉茲是那麼地喜歡他,而且整個家族都希望他與莉茲結婚,他怎麼能因為自己自私的情感而傷害莉茲?

  為了莉茲,他必須犧牲自己的感情,和她結婚。

  這一點道理也沒有。

  如果他不是格蘭迪家的繼承人,如果他不是萊斯特這個人。

  如果,他是個女人的話。

  他說不定就可以和亞柏在一起了。

  他無論如何都不能阻止自己這麼想。

  可是,他不能就這麼屈服。

  他絕不能因為自己的軟弱而向這座古堡許下願望。

  因為那樣的話,就一定會有人再次犧牲。

  他不能延續父親所犯的錯,不能讓這座害人的鬼城繼續存在下去。

  他一定得在亞柏找到莉茲之前,毀掉那顆心臟。

  這麼一來,一切就會恢復原狀。

  亞柏會離開,他和莉茲會結為夫妻。

  他沒有辦法想像那樣的自己會快樂。

  可是他非這麼做不可。

  他爬起身來,緊按著佩劍,往前方走去。



  他跌跌撞撞地跑著。

  那個人想要他的命。

  身後傳來皮靴踏在地板上的腳步聲,聽來十分從容。

  黑暗中某樣東西絆倒了他,他摔在地上,感覺到視線逐漸模糊。

  他身上傷痕累累,疲憊如潮水般擁來。

  他逃不了了。

  他會死在這裡,死在另一個他的手上。

  然後另一個他會成為真正的他。

  腳步聲逐漸逼進,他趴在地上,儘管看不到身後那人的模樣,但他很清楚,對方必定是高舉著大刀,準備給他最後一擊。

  而且,還是他父親傳給他的那把刀。

  他閉上眼睛。

  他還沒有機會對萊斯特說抱歉。

  也許永遠不會有機會了。



  從剛剛開始,萊斯特就一直感到莫名的心神不寧。

  他很清楚這座鬼城本身就散發著一種令人不安的氣息,但這種異樣的心神不寧卻始終令他很在意。

  希望亞柏不要有事才好……

  自從他發現到那回事後,他便再也不能遏止自己不斷地想到亞柏,他知道再繼續走下去,他遲早會遇到亞柏──但他不能確定他會遇到哪一個亞柏,不過不論是遇見哪一個,他都肯定會相當侷促不安,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才好。

  一想到這裡,他就寧可永遠不要察覺自己對亞柏的心情,那樣的話,他至少不會像現在這般無措,這般無助。

  儘管明知必須毀掉心臟才能毀掉這座城,但對於要上哪兒才能找到心臟,他一點兒頭緒也沒有;那個戴面具的男人一向神出鬼沒,而且他顯然能夠將心臟藏在別的地方,就算找到他也不見得能殺他。

  也許他應該回去找那個鬼魂。

  那個鬼魂就是心臟的意識,或許他知道心臟現在被藏到哪兒去了也說不定。

  雖然不見得會得到有力的情報,但再怎麼樣,也總比在古堡裡像無頭蒼蠅般亂繞亂找來得好。

  他轉身往回頭路走去。



  那個白色的幽影仍然兀自佇立在房間裡。

  我就知道你會回來找我,幽影閉著眼睛。那男人已經把心臟取出來了。

  「你知道他把心臟藏在哪裡嗎?」萊斯特問。

  幽影緩緩地搖了搖頭,並長嘆了口氣。沒用的……心臟現在所在的地方,你永遠也不可能找得到。

  「為什麼?」

  幽影慢慢睜開雙眼。因為那個地方,你並不想去。

  「那到底是哪裡?」

  在那個女孩那裡,他看準你不可能會找得到她,所以便將心臟藏在那兒。

  萊斯特突然感到極為頹喪。

  他很清楚,在他心底深處的確不想找到莉茲。

  原本,他應該會挖出那個女孩的心臟,作為新的替代品,但如今許願者的心十分混亂,所以古堡還沒有決定好應該使用誰的心臟。

  「原來如此,所以他才會要我許願……」

  但再這麼下去,等到心臟漸漸衰弱後,古堡還是會消失,所以屆時還是會出現犧牲者……也許會直接使用許願者的心臟也說不定。

  「你是說……古堡會殺掉亞柏嗎?」

  幽影沉重地點了點頭。

  有那麼一刻,萊斯特覺得整顆心都沉到了谷底。

  他不能讓這座古堡奪走亞柏。

  可是他也不能讓亞柏殺害莉茲。

  唯一的辦法,就是找到莉茲的所在地,並找到那顆心臟。

  但他找得到莉茲嗎?

  他一點把握也沒有。

  尤其是在得知自己對亞柏真正的心情之後,他更沒有把握了。

  突然間,他感覺到臉頰被一股溫暖的風輕輕拂過。

  那是幽影蒼白的手。

  你不必如此勉強自己,如果那是他的宿命,那麼你也無法阻止。

  他望著幽影,感到眼眶一陣熱。

  「可是……我不希望他消失。」他說,聲音極度破碎。

  放手吧,孩子,已經夠了。

  他往後退去,掙脫幽影那不存在的手。

  「他是你兒子!你怎麼能忍心讓他這麼消失!」

  幽影痛苦地閉上眼睛,透明的淚滴自滿佈皺紋的頰上滑落。

  我無力阻止,什麼也改變不了。

  我甚至阻止不了你的父親。

  阻止不了他恨我。


  萊斯特站在那兒,一股巨大的無力感襲來,令他差些就要跪倒在地。

  一個已死之人是無法擁有希望的,不是嗎?

  他不該對一個鬼魂奢求太多的。

  他轉過身去,往房門外走去,腳步踉蹌。

  他得想辦法阻止這一切,想辦法阻止亞柏,想辦法阻止這座古堡。

  一定有什麼是他能做的。

  畢竟,他還活著,還沒有成為一個無力的鬼魂。

  雖然他覺得自己離那也不遠了。

  他一定得找到莉茲。

  一定得找到那顆心臟,亞柏父親的心臟。

  然後毀了它。

  不那麼做,亞柏就會死。

  他絕不能讓亞柏死。

  絕不能。


To Be Continued......

本站圖文引用、轉載or衍生皆可,惟須註明出處,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