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|  Comic |  Event |  Fiction |  Goods |  Gallery |  Game |  Link 

【女巫與荊棘叢】下篇


Ⅲ. 十六年後(關於她陷入沉睡之後以及王子吻了她之前所發生的事)〈下〉


  「瑟菲斯!」一個氣急敗壞的聲音從半空中傳來,黑龍抬起眼來,只見森林女巫正騎著掃帚迎面朝他飛來。

  「你跟上來幹什麼?快回去。」黑龍對女巫說道。

  「我才不會讓你有機會逃走呢!」女巫叫道,風幾乎掩沒了她的聲音。「我不說服你振作起來,我就絕對不會回去!」

  「你這蠢女人!那邊有個外地人追來了,他一心想殺我,要是他看見你,說不定也會失手把你宰了,這裡很危險,快點離開!」

  女巫眼中這時閃過一道綠光。「要是他真敢傷你,我就把他的皮剝下來作錢袋──你怎麼不用火噴他?」

  「我噴過了,但他根本不怕,」龍的聲音裡隱隱透著煩躁。「我只是嚇嚇他而已,根本不想真的傷他,平常一般人被這樣一嚇早就跑了,但他活像個瘋子,我越嚇他,他就越執意追來。」

  「哼,那只是你沒有見識過真正的屠龍者,」依格絲說。「像你這樣看輕他們、逗弄他們的龍,會讓他們更興奮。」

  「我以為他只是個普通小鬼啊,」龍哀鳴道。「那現在該怎麼辦?」

  依格絲沉吟了一兩秒。「載我過去。」

  「吭?」

  「如果他只有看見你,他會二話不說就攻擊你,但他如果看見你背上有個女人,他就會有所遲疑,我們可以趁那機會把他逮住。」

  「我還以為你擬定的是逃跑計劃。」龍挖苦道。

  「森林女巫絕不逃跑,」依格絲說。「唯一需要逃跑的只有膽敢傷害我朋友的人類而已,他最好祈禱到時他還有腳能夠做這件事。」



  崔斯坦好不容易穿越了荊棘叢,來到城牆外圍,皇宮大門並未緊閉,而是毫無防備地放平在乾涸的河道中間,他騎著馬走了進去,到此幾乎沒有荊棘叢的蹤跡,只有雜草和無害的藤蔓爬滿各處,他四下環顧,沒有見到黑龍的蹤影,不知怎地,他竟然有點失望。

  我在想什麼……現在應該去找公主才對啊。

  他不確定傳聞中的公主沉睡在哪一座塔上,但他認為應該不可能是靠近外圍的那幾座,於是他繼續往更深處走去。

  越走下去,眼前所見的景象就越令他怵目驚心,一開始他並未看見任何人類,只看見幾座石製的人像,但過了不久,他才突然意識到,這些人像並非出自工匠的雕琢,也不是刻意被放在這裡的,那些全都曾是活生生的人,只是被咒術化為石像,永遠地停留在這一刻,他看見手端餐盤的廚娘,還有奔跑追逐的小兒,就連池中的魚兒都化為石雕,鑲嵌在結冰的水裡,這些被化為石頭的生命看起來是如此脆弱,彷彿稍加輕碰便會崩毀粉碎,於是他決定從馬背上下來,將馬兒栓在大理石柱旁,小心翼翼地穿越這些石像往前走去。

  他在雜草掩蔽處找到一道拱門,後頭通往一道階梯,他步上階梯,走到城牆上,想察看公主可能的所在地在哪裡,這時卻忽然從某處傳來一聲轟然怒吼,將他冷不防震倒在地,他連忙再次抽劍,抬眼張望,只見先前的那頭黑龍再次從上空朝他飛來,血盆大口中隱隱透著火光,他暗吃一驚,連忙往前一翻,躲過一道掠過他頭頂的火柱,他翻身躍起,這時他已接近黑龍的正下方,他想拔劍攻擊黑龍的腹部,但黑龍再次振翅高飛,雙翼拍動的強風幾乎將崔斯坦吹倒在地,牠拉開距離,朝崔斯坦的反方向飛去,崔斯坦站穩腳步,緊握佩劍,心知黑龍短期內不會再朝他噴一次火,他轉身朝黑龍奔去,而黑龍也幾乎在同時掉轉方向,怒吼著朝他飛來。

  正合我意。崔斯坦想,同一時刻,他平舉佩劍,準備在黑龍飛近時一劍砍下牠的頭。

  然後,一雙綠眼攫住了他。

  有那麼一瞬間,黑龍頓時從他的眼前消失,映入他眼中的,是一個身穿黑色斗蓬與銀色長袍的紅髮女人,斗蓬在她身後像一大片黑夜般,與瘋狂亂舞的艷紅長髮形成強烈對比,她就這麼傲然佇立著,雙手平舉,毫無武裝,也毫無防備,而那雙綠眼就像寶石般明亮,像一隻魅惑人心的貓。

  「──嗚!」

  突然,崔斯坦發現他無法呼吸,因為那雙纖瘦卻有力的手已緊緊地扣住他的喉嚨。

  依格絲從龍背上飛身躍下,緊掐著崔斯坦的脖子,將他往後壓倒在地,崔斯坦試圖掙脫,但依格絲用力將他的後腦勺往磚石地上敲,並同時以膝蓋壓著他的胸口,令他難以呼吸,崔斯坦還來不及重新持劍反擊,便已幾近昏迷。

  「你好大的膽子!竟敢對付我的朋友!快給我跪下道歉!」依格絲叫道。

  「……好了,依格絲,夠了,」龍在一旁說道。「你會把他掐死的。」

  依格絲這才鬆手,從崔斯坦身上起身。「哼,愚蠢的人類,要是你真的敢對我朋友怎麼樣,就算死一百次也不夠賠。」

  崔斯坦一邊咳嗽,一邊奮力撐起身子。「等等……現在是……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」他抬起頭來,只見身著銀色長袍的女子正怒不可遏地望著他,而剛才的黑龍溫順地待在她身後,看起來完全沒有先前張牙舞爪的兇態。

  「你剛剛想殺死的這頭龍是我的朋友,」依格絲說,一手指了指身後的龍。「他只不過是想嚇嚇你,把你趕跑而已,你竟然想將他給殺了。」

  崔斯坦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那頭龍。「……是這樣嗎?」

  「是這樣沒錯,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傷你的意思。」龍說,那聲音聽來低沉又富有感情,和人類一模一樣,要是我之前就聽過他的聲音,我絕對無法動手傷他。崔斯坦心想。

  「好了,既然沒事的話就快滾吧,人類,別讓我再看到你。」依格絲說。

  「可是我還得去救公主……」崔斯坦盯著她。「呃……等等,小姐,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?」

  「這搭訕方式很爛喔。」龍低聲說道。

  「我怎麼可能跟你在哪裡見過?」依格絲說。「你是個外地人,而我是本國的森林女巫,已經住在這裡好多年了。」

  「慢著……你說──你……你是女巫?」

  「看就知道了吧,在這種地方,這種穿著,不是女巫還會是什麼?」

  崔斯坦愣愣地望著她,突然意識到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。

  「你是……噢!我想起來了!我見過你!」崔斯坦叫道,並立刻從地上爬起來──儘管他仍然有些頭暈和重心不穩。「你是當年在精靈市集說要去買蜘蛛布的女巫!」

  這回輪到依格絲一臉愣然了。「……你怎麼會……」

  崔斯坦突然爆出一連串大笑,笑了好久都停不下來。

  「我看他真的是個瘋子,」龍輕推了女巫一下。「你還說他是什麼屠龍者呢。」

  「你少囉嗦。」依格絲說,然後走向笑得跟白癡一樣的崔斯坦。「你到底在笑什麼?還有你到底是誰?為什麼會知道我以前去過精靈市集的事?」

  「你不記得了嗎?」崔斯坦突然握住她的雙手,把她嚇了一跳。「那時候我的錢袋差點被人扒走,是你幫我找回來的!」

  依格絲皺著眉頭看著他,過了一會兒,眉心才慢慢地舒展開來。「你是那個小鬼?」她叫道。

  「對,我那時才十二歲,可是你一點都沒變,我真是傻了!我應該更早一點認出你才對!我以前曾試著找過你,可是怎麼找也找不到,原來你根本不是我們國家的人!」

  依格絲沒說話,只是盯著他握著自己的手,崔斯坦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,趕緊將她放開。

  「你找我要做什麼?」依格絲理理自己的斗蓬,打量著眼前的男人,男人看起來應該還不到三十歲,有著一頭黑髮與似乎沒什麼心機的棕眼,臉型方正,輪廓深邃,身材高大結實,若不是他此時滿臉傻笑,其實還算得上英俊。

  「我說過,我一定會找機會答謝你的。」崔斯坦說。

  「那也只不過是我當時剛好看到才……」依格絲用手梳了梳頭髮。「這哪有什麼好謝的?更何況,我可是掌管自然萬物的森林女巫,我不需要錢財,也不需要世俗的地位,你不過是個普通人類,你能給我什麼?」

  崔斯坦眨了眨眼,然後陷入了沉思。

  「算了,」依格絲說。「你走吧,你沒有任何東西能給我的,還是快去找你的公主吧,既然你能通過荊棘叢,就表示你是她的真命天子,她就在東邊那座最高的塔上,慢走不送了。」她說罷轉身就要跨上龍背。

  「等等!」崔斯坦突然叫道,並一把拉住她的手。「別走,我好不容易才見到你,我不能讓你就這麼走掉。」

  依格絲一臉不耐地轉過臉來。「你真無聊,你來此不是為了公主嗎?要去找她就快點,難道還要我帶路嗎?」

  「我不去找她了,」崔斯坦說。「因為我根本不是她的真命天子。」

  「你說什麼?」

  「你剛才不是說了嗎?能安然通過荊棘叢就是她的真命天子,但剛才有人幫我,我是靠巫術才過來的。」

  依格絲立刻甩開他的手:「什麼?你竟然作弊?你的巫師是誰?叫他來見我!」

  「呃,正確的說,他還不算是巫師,只是見習的身份而已。」

  「隨便啦,反正他會巫術,那麼他就是巫師!他人在哪裡?」依格絲叫道。

  「他在……」崔斯坦突然停住話頭。「……他說他會找個地方躲起來,但我根本沒──該死!奧德瑞克!」他突然轉身往階梯奔去。

  「噯!你……」依格絲想追上去,但又立刻停住腳步,轉身回來,躍上黑龍的背脊。「瑟菲斯,我們走。」

  「去哪?」

  「去找那傢伙的巫師,我絕不容許有這種不知來歷的傢伙跑來玷辱我的咒術。」

  「等等……那跟我有什麼關係?」龍說。「他們都要走了,放過他們,也放過我吧。」

  「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置身事外!」依格絲用力敲了一下他的頭。「我剛剛可是救了你耶!要是沒有我,你的頭早被那傢伙給砍下來了!你就多載我這趟會少塊肉嗎?」

  「好啦,真拿你沒辦法。」龍嘆了口氣,然後振翅從城牆上飛了出去。



  崔斯坦一路奔回到剛才的大理石柱,將栓住馬的繩索解開,並立刻躍上馬背,策馬往城堡外奔去,但他很快便又遇到阻礙在城牆四周的荊棘叢,這些荊棘在他剛剛入城時又再度密生在一起,顯見奧德瑞克先前所施的咒術早已失去效力。

  崔斯坦很清楚咒術失效意味著什麼。

  「可惡!」他揮劍斬斷荊棘,想硬闖過去,但荊棘很快便又纏在一起,加上馬兒又不願繼續往前走,他只能困在原地,一點辦法也沒有。

  突然,一道疾風從他頭上掠過,他抬起頭,只見方才的黑龍飛過他正上方的天空,而紅髮的女巫從龍背上探出頭來,伸手作了一個崔斯坦完全不懂的手勢。

  瞬間,前方的荊棘叢立刻往兩旁倒去,開出一條平坦寬闊的道路,崔斯坦愣了一下,並再次望向女巫,這時女巫朝他作出一個不以為然的表情,然後消失在龍翼後方,崔斯坦立刻明白這是她做的,她沒有將他困在這裡,反而替他開出了一條路,崔斯坦感激之餘也不免困惑,他曾聽說過對公主施下魔咒的女巫是個非常殘酷冷血的人,但現在看來,卻似乎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?

  現在也沒時間思考這些了。

  他喝叱一聲,馬兒像一道箭般向前飛奔,毫無阻礙地穿越兩旁密生的荊棘。



  「真是太淒慘了。」依格絲說。

  龍沒說話,只是默默降落在荊棘叢外,這裡是荊棘叢的最外圍,也是咒術範圍的盡頭,但此刻這裡的荊棘卻層層堆疊在一起,形成一座高高的刺丘,幾乎像一株樹那麼高,它們緊緊纏繞著,像一大顆用荊棘作成的蛋,但裡頭若有任何生命存在,恐怕也早已窒息死去。

  依格絲從龍背上滑下來,朝那堆荊棘唸了段短咒,並作出一個手勢。

  瞬間,荊棘丘立刻鬆開,一條條荊棘從中心處炸開,往外倒下,黑龍揚起翅膀,擋住那些四處掉落的尖刺,但那些荊棘沒有一道碰得到依格絲,她揚起雙手,雙眼直視著荊棘叢的中心處,這時突然從土中冒出數條樹根,溫柔地接住那原先被荊棘叢包覆在中心的東西──那是一個早已沒有意識的年輕男子,當所有纏住他的荊棘都斷落鬆開後,他也同時被樹根安全地送到地面。

  當奧德瑞克被平放在地上後,那些樹根便又鑽回地底,僅留下幾個突起的窟窿。

  依格絲走上前去,看見奧德瑞克身上有許多被刺傷的痕跡,她在他身旁跪下,低聲唸著治癒咒語,但直到他身上的最後一處外傷被治癒時,他都沒有醒來。

  「奧德瑞克!」一聲急切的呼喚從她身後傳來,她轉過頭來,看見崔斯坦正匆匆忙忙地下馬,直往她這兒奔來。「他還活著嗎?」崔斯坦問她。

  「還活著。」女巫答道,並不動聲色地看著他,不知怎地,崔斯坦這時一臉慌亂擔憂的模樣竟讓她感到有點……迷人?

  崔斯坦著急地朝平躺在地上的奧德瑞克看了一眼。「那他為什麼沒有醒來?」

  「他不會醒來了,」依格絲說。「他自不量力想對付我的咒術,這會讓他反被咒術所噬,現在他跟城堡裡的那個公主一樣,雖然還活著,但再也不會醒來了。」

  「但你不是施咒的人嗎?難道你不能像剛剛那樣……像你操控那些荊棘的時候一樣,讓他醒過來嗎?」

  依格絲搖搖頭。「不行,我辦不到,我的咒術只有在特定的情況下才能解開,不是我想解就能解,你也看到了,剛剛那些荊棘雖然受我的控制,但我無法將它們消滅,除非咒術解開,否則連我也無能為力。」

  崔斯坦這時突然想起剛才在城堡裡見到的那些石人,不禁心底一寒。「你是說……你將那些人變成石頭,任他們在那裡風吹雨淋,甚至朽壞崩裂,那都是你不顧後果所做的嗎?你害他們變成那樣,卻說你根本無能為力?」

  「別汙衊我,那不是我做的,」女巫直視著他。「當年我下的咒語只有針對公主一個人,讓整座城也隨之沉睡的咒術是別的女巫做的,那些愚蠢的女人……做事完全不考慮後果,如果只是失去一位公主,對國家來說根本沒什麼損失,但讓整個皇室都隨之停擺,根本就是愚蠢至極的行為,就算我再怎麼衝動,也不可能去做那種事,不要什麼都推到我頭上。」

  她說罷便站起身來,往一旁走去,雙手交抱著站在一棵樹下。

  崔斯坦望著她,自知說錯了話,他侷促地沉默了一會兒,然後說道:「我為我剛剛不經思考就脫口說出的話向你道歉,如果我早知道的話,我就不會那樣妄加指責你,可是……我不懂,為什麼你要對那位公主施下這種咒術?那一定有什麼理由吧?像你這樣高貴又明理的女人,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?」

  她嘆了口氣。「我……」

  「她或許很高貴沒錯,但她並不總是如你想像得那麼明理,小伙子。」龍突然插口,崔斯坦轉過頭來,卻看見原先站在他身後的巨龍不知何時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身穿黑天鵝絨長袍與黃金繫帶的俊秀男子,崔斯坦頓時一愣,但他很快地便注意到男子那雙鮮紅的眼睛,那雙眼睛就和黑龍一模一樣。

  「瑟菲斯,你少囉唆!」女巫叫道。

  黑龍化成的男子這時拍了拍崔斯坦的肩頭。「借過一下。」

  崔斯坦愣愣地讓開,看著男子在奧德瑞克的身旁單膝跪下,像一個高貴而優雅的騎士,起先他不明白男子到底想做什麼,但當他想到該阻止時,已經太晚了。

  黑衣男子俯身親吻了沉睡的奧德瑞克。

  「你這傢伙!你對他做什麼!」崔斯坦立刻上前將他拉開。

  「瑟菲斯!都什麼時候了!你還有心情做這種事!」依格絲也叫了起來,衝過來用力地打瑟菲斯的肩膀。

  「喂、喂!冷靜點,你們兩個!」瑟菲斯哀鳴道。「我只是想試試看這樣能不能成功嘛……依格絲,快住手!你這樣打會痛耶!」

  這時,一個微弱的呻吟聲傳來,三人頓時一靜,並同時望向聲音的來處。

  原本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奧德瑞克,此刻卻慢慢地甦醒過來,他睜開眼睛,望向眼前的三人,一臉茫然的樣子。

  「……崔斯坦?還有……啊!」突然,他大叫起來,並立刻手忙腳亂地往後退,卻狠狠撞上一株粗壯的樹幹,痛得他再次趴在地上。

  「奧德瑞克!你沒事……」崔斯坦想過去將奧德瑞克扶起來,但卻有個黑色的身影搶先他一步趕到奧德瑞克身旁。

  「沒事吧,小兄弟?」瑟菲斯柔聲說道。

  奧德瑞克抬起頭,眼中卻透著驚恐。「你……你離我遠一點!你這個妖怪!」他朝不遠處的崔斯坦大叫:「崔斯坦!這傢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鬼!在那個磨坊──我親眼看到的!他根本不是人!」

  「他當然不是人,因為他是龍,」依格絲說。「拜託,難道你們沒看過會化人的龍嗎?」

  「唔,」她身旁的崔斯坦清了清喉嚨。「的確是沒有見過,正確地說,我們居住的國家並沒有龍這種生物。」

  「什麼?」依格絲叫道,並轉過頭來。「你是說……你連龍都沒見過,就敢拔劍對付牠們?」

  「對啊,」崔斯坦說。「如何?我很勇敢吧?」

  「從沒看過像你那麼白癡的人。」依格絲評道。

  「等……等等!」奧德瑞克叫道:「你是說……這傢伙是龍?所以那天我在磨坊裡看到的是──等一下!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為什麼這傢伙會在這裡?還有……這位小姐又是誰?剛剛崔斯坦不是要去城堡嗎?然後……然後我……天哪!我都給搞糊塗了!誰可以告訴我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?」

  這時,依格絲和崔斯坦對望一眼,然後一起走上前去,一五一十地將來龍去脈全部告訴奧德瑞克,奧德瑞克聽得一愣一愣,但到最後他聽見他是怎麼被救醒時,表情似乎相當微妙。

  「所以……這麼說來,」奧德瑞克望向身旁的瑟菲斯。「是你救了我?」

  「我剛好是那個喚醒你的人而已。」瑟菲斯說得委婉,依格絲不禁瞄了他一眼。

  「那現在……」奧德瑞克又望向崔斯坦。「崔斯坦,你不去救公主了嗎?」

  崔斯坦搖搖頭。「不了,反正我又不是她命定的男人,更何況,為了她,我還差點害死你,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從未謀面的女子作這種犧牲,不值得。」

  「可是,你好不容易才來到這裡,你一開始不是還很堅持的嗎?為什麼現在又……」他話還沒說完,突然就感到肩頭被重重一壓,他轉過頭來,只見瑟菲斯正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,示意他別再說下去。

  「你這呆瓜,難道你不會看情況嗎?」瑟菲斯低聲說道。

  「什麼情……」奧德瑞克抬起頭來,突然瞥見依格絲這時正站在崔斯坦身旁,於是他頓時了然於心,不再問下去。

  「噯,瑟菲斯,你在他旁邊嘀咕什麼?他幹麼一看到我就不說話了?」

  「也沒什麼啦,」瑟菲斯聳聳肩。「就只是告訴他,你是法力強大的千年老女巫,勸他別亂說話惹到你。」

  「我才沒有那麼老呢!你這傢伙少給我亂說!」依格絲叫了起來,又揮拳想揍他,但瑟菲斯這回躲得俐落,沒讓她打到。

  「我再怎麼蠢,也不至於每次都讓你打到吧。」瑟菲斯笑道。

  「你這傢伙!」依格絲繞過身旁的崔斯坦,作勢就要朝瑟菲斯追打,瑟菲斯見狀連忙逃開,兩人像三歲小孩一樣在森林中追逐,留下崔斯坦和奧德瑞克在原地愣然地望著他們。

  「崔斯坦,你是認真的嗎?」奧德瑞克問道。

  崔斯坦笑道:「當然。」

  這時,一隻金黃色的鳥兒飛了過來,奧德瑞克馬上認出那是他的寵物鳥,於是立刻伸出手,讓鳥兒停在他的手指上。「嘿,你這小東西居然沒逃走啊?不枉我養你這麼多年,真乖。」他說罷將鳥兒擱在肩上,然後站起身來,並拍了拍身上的塵土。「老天,衣服破成這樣,回去得大加縫補一番了……對了,崔斯坦,你有問她叫什麼名字嗎?」

  「依格絲。」

  「我不是問你鳥的名字,我是說那個女巫。」奧德瑞克白了他一眼。

  崔斯坦再次笑了起來。「就是依格絲啊,跟那隻鳥的名字一樣,噢不,該說是那隻鳥的名字跟她一樣才是。」

  「什……等等──你是說……」

  「好了,奧弟,別問了,咱們該走啦,記得把依格斯帶著,牠可是個非常難伺候的小東西哪。」



  「所以?你說你跟那個叫奧德瑞克的人類訂了契約?你不是說你不喜歡讓人類拿你當馬騎嗎?」依格絲說,這時她正站在森林深處的一處石壁前,雙手交抱在胸前。

  「目前為止,他還沒那個膽子命令我這麼做。」瑟菲斯聳聳肩。

  依格絲揚起一邊眉毛。「但他要是命令你,你還是會答應吧?」

  瑟菲斯嘆了口氣。「是啦,但契約不就是這麼一回事?你得服從你的契約者,否則訂這個幹麼?」

  「真不像你的作風,」依格絲說道。「不過也好啦,至少你不會變成食人龍了。」

  「說到這個,依格絲,我今天來就是想問你這件事,為什麼我原本一直心浮氣躁的,但一見到奧德瑞克,我就沒事了?你不覺得這樣很奇怪嗎?」

  依格絲盯著他許久,然後露出揶揄的笑容。「不會啊,你只是想要一個契約者而已,現在你既然已經遇到了,當然就不會再感到心浮氣躁了,那些後來會變成食人龍的傢伙,都是因為他們沒來得及找到屬於自己的契約者,所以就瘋了。」

  「可是野龍不容易被馴服,那些有契約者的龍不都是打從出生前就已經注定好的嗎?」瑟菲斯反駁道。「像我這樣早就成年的龍,怎麼可能會有那種契約者?」

  「不,你有,而且跟其他背負契約的龍一樣,這打從你出生前就已經存在了,」依格絲說。「只是當你出生的時候,這個世界上還沒有奧德瑞克這個人。」

  「……換句話說,我直到現在才等到我的真命天子出現?」

  「就是這個意思沒錯。」依格絲說,然後伸手觸摸眼前的石壁,突然,石壁上浮現出一道巨大的金色圖騰,像電流般通過整面石壁,但很快地又消失無蹤,接著,石壁緩緩地自動打開,顯現出一道幽深的洞穴。

  依格絲彈了一下手指,前方立時出現一隻全身閃著火光的小型使魔,像一隻蝴蝶般飛舞著,照亮了幽暗的洞穴,依格絲隨著使魔走了進去,而瑟菲斯也隨後跟上。

  「不過,奧德瑞克他既然跟你訂了契約,那他知道這件事嗎?」依格絲頭也沒回地問道。

  「你指什麼?」

  「知道──你也是他的真命天子。」

  「那個啊,以後再跟他說就好了。」瑟菲斯答道。

  「喂……你這樣也太不老實了吧?你跟他訂契約,卻什麼也沒跟他說清楚?這跟詐欺有什麼差別?」

  「你說得也太難聽了吧?」瑟菲斯說。「他還只是個小鬼,要是太早讓他知道背叛我的下場,他會嚇跑的。」

  「果然是詐欺嘛。」

  瑟菲斯在幽暗的陰影中輕輕笑了。「隨你怎麼說都行,我無所謂,倒是你,都過這麼多年了,你又跑來這裡拿那件蜘蛛布做的衣服要做什麼?」

  「奧德瑞克難道沒告訴你嗎?」依格絲說。「崔斯坦的父王下個月生日,要在宮裡舉行宴會,所以崔斯坦邀請我去參加,那種場合我當然得穿得正式一點。」

  「喔。」瑟菲斯淡淡回道。「你肯定很高興吧?終於有人要邀請你了。」

  「少囉嗦,我警告你,你也不准去跟奧德瑞克他們胡說什麼,我只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答應去的,這次我才不會像上次一樣抱什麼期待呢,反正一定是個很無聊的場合。」

  「明明就很期待,」瑟菲斯低聲說。「讓他們知道又沒什麼關係。」

  「有關係啦!反正你不准去跟他們說我的事啦,聽到沒有!」依格絲回頭叫道。

  「好啦好啦,反正我也沒那麼無聊。」

  「最好如此。」依格絲說,這時她已經走到洞穴的盡頭,石壁底下有一個隆起的平台,上頭擺放著一口黯淡的石櫃。

  她低聲唸了一段咒語,瞬間,石櫃外圍閃現了一道光芒,當光芒褪去之後,原本的石櫃也隨之消失,變成了一口晶瑩透明的玻璃箱,她從腰間的皮囊中取出一把鑰匙,解開衣箱上的鎖,並將箱蓋打開,取出一件月光與夜色織成的禮服,她將它平舉著,上下打量一番。「款式是過氣了,但修改一下應該會很不錯,你覺得呢?」他轉頭問瑟菲斯。

  「袖口那裡的皺摺拿掉會好一點,現在沒人穿那種款式了。」瑟菲斯說。

  「真巧,我也這麼想。」依格絲笑了起來。



  當奧德瑞克從皇室藏書館抱著一大疊書走出來時,正好看見瑟菲斯降落在迴廊露台上,他幾乎是一瞬間就從巨龍化為人形,並輕巧地落在地面,一派悠閒地站定在露台上,好像他本來就站在那裡似地。

  「你來啦,瑟菲斯。」奧德瑞克朝他打了聲招呼,但仍有些不自然,儘管從他結識瑟菲斯至今已有三個月左右,但他只要一想到當初森林裡那檔事就怪怪的。

  「好像很重,要我幫你拿一些嗎?」瑟菲斯走向他,但雙手仍疊在身後,彷彿他說這話只是純粹出於客套。

  「如果你願意的話。」奧德瑞克說道,他很清楚,若是說不,瑟菲斯真的就會任他自己一個人拿,完全幫也不幫。

  瑟菲斯將奧德瑞克手中的書挖了一大半過去,從容不迫地抱著,好像毫不費力似地。

  他們沉默著走了一段路,過了一會兒,奧德瑞克開口道:「聽說那個沉睡的公主已經被喚醒了?」

  「是有聽說這回事沒錯。」

  「對象好像是個遙遠國家的王子?」

  「嗯,渡海過來的,衣著很古怪。」

  奧德瑞克微蹙眉頭。「但那算是好事,對吧?」

  「大概算吧,畢竟也是門當戶對。」瑟菲斯輕輕笑道,似乎有點不懷好意。

  再次沉默。

  「你不問我這些書是幹什麼用的嗎?」奧德瑞克問道。

  「學巫術用的,上面有寫。」

  「那你大概也猜得出我正要去我的老師那兒?」

  瑟菲斯點點頭。「這個時間你都會去上課,我很清楚。」

  「那表示走到這條迴廊盡頭,我就沒辦法再陪你聊了,你沒有其他話要跟我說嗎?」

  「沒有,我只要像這樣待在你旁邊就好了。」

  奧德瑞克抬眼望著他。「你這樣說真怪。」

  「或許吧。」瑟菲斯又笑了起來,一開始,他這種笑聲總是會讓奧德瑞克覺得他在嘲笑人,但這幾個月來,他才漸漸了解到瑟菲斯的笑聲本來就是這樣子,並不總是帶有惡意。

  他們又走了一會兒,快走到盡頭時,奧德瑞克才像是想起什麼似地,轉頭朝瑟菲斯問道:「對了,你去見過依格絲小姐了吧?她收到邀請後心情看起來怎麼樣?」

  「她很高興,雖然嘴上硬要否認。」

  「噢,那就好,不過……瑟菲斯,你想若是她知道下個月為國王陛下的生日所舉行的宴會……其實也是崔斯坦的選妃舞會,她會不會生氣?」

  瑟菲斯作勢想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那要看崔斯坦選的人是誰而定。」

  奧德瑞克的嘴角不自然地牽動了一下。「這算是威脅嗎?」

  「只算是陳述事實,」瑟菲斯微笑道。「不過你要這麼想也可以。」

  奧德瑞克垂下肩膀,長長嘆了口氣。「我真的很擔心啊,畢竟這個國家過去數十年間從來沒有女巫當上王妃的往例,崔斯坦那傢伙為什麼老是對一些奇怪的女人有興趣啊?」

  「如果你不想讓她知道你對她的這句評語,記得要先跟我交代一聲。」

  「噢──拜託千萬別跟她說,我還想活久一點。」

  瑟菲斯再次輕輕一笑,這時,倆人已站定在皇室巫師的門外。

  「好啦,把書給我吧,」奧德瑞克說道。「我可能會上課上到很晚,你不用像上次那樣等我,先回去吧。」

  瑟菲斯順從地點點頭,並將手上的那疊書堆回奧德瑞克懷中,而當奧德瑞克轉過身去,雙手忙著將書本整理好時,瑟菲斯突然冷不防地將他推到牆上,在奧德瑞克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前,迅速地吻上了他的嘴唇。

  好一會兒,瑟菲斯才放開奧德瑞克,而奧德瑞克只是整個人僵在原地,似乎不知該作何反應。

  「嗯,今天就先這樣,」瑟菲斯笑道。「下個月我會再來看你。」

  他說罷便走向迴廊露台,像一道風般消失無蹤,奧德瑞克只來得及看見一大片黑色的影子覆蓋了天空,隨後就連那道飛去的身影都見不到了。

  他靠著牆,慢慢地滑了下去,原本一直抱著書本的雙手也鬆了開來,層層堆疊的書本從他懷中往旁邊倒下,發出極大的聲響。

  這時,皇室巫師的門扉應聲開啟,蓄著白色長髯的巫師從門後探出頭來,一臉不解地望著地上散落的書本和跌坐在牆邊的奧德瑞克。

  「怎麼了?奧德瑞克?既然人到了就進來呀。」

  奧德瑞克這才緩緩地舉目望向他。「老師……跟人類訂契約的龍會這麼做是正常的嗎?」

  老巫師推了推眼鏡。「你指哪方面?」

  「……噢,算了,當我沒說。」奧德瑞克苦著臉將地上的書本一一拾起,並重新起身。「我想我大概只能試著去習慣這回事。」

  「有這種認知很好,」老巫師說,似乎是刻意忽略他話中的嘲諷成份。「至少你現在知道以前那些龍騎士為什麼都終身不娶妻了,那可不是因為他們對女人沒興趣,而是──」

  「老師,拜託別說了,我們可以直接上課了嗎?」奧德瑞克哀鳴道。


~End~

本站圖文引用、轉載or衍生皆可,惟須註明出處,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。